Homebob官网竞彩曾登热搜!度假式滞留非洲海岛5个月这家人终于回国

曾登热搜!度假式滞留非洲海岛5个月这家人终于回国

在非洲群岛国家塞舌尔度过5个月饱食鱼肉的自助生活之后,7月1日,2020下半年第一天,重庆的杨洲虎一家四口在祖国大地醒来,吃到了热腾腾的粥和饺子、心心念念的中式小菜。

这家人曾因“度假式滞留塞舌尔”登上微博热搜——春节期间,33岁的杨洲虎带着母亲、姐姐和3岁的小外甥住进了当地一栋约200平米的别墅,原定休假两周,结果遇到疫情滞留。

杨洲虎的母亲举着金枪鱼

从塞舌尔飞埃塞,杨洲虎一家乘坐的波音787撤侨货机上只有8名乘客。

杨洲虎:我们在岛上结识了很多外国家庭,建了一个十几人的Whatsapp Group,就跟微信群差不多,隔三差五就在一起吃饭喝酒。后来大家谈论最多的话题也变成了“怎么买机票回国”,我们坐在风景很美的沙滩上,也是去讨论这些问题。他们有的人担心工作受到影响,有的担心如果现在塞舌尔疫情清零的时机不回去,万一以后又封国了怎么办?所以大家都希望能尽快回到各自的国家。

杨洲虎:对,主要是比较想回去找找好吃的,见见朋友,而且因为之前我可能就每年过节放假的时候回去呆那么几天,有机会都出国玩儿去了,我对家乡很多地方的印象都停留在读书的时候,或者刚工作的时候,这么多年过去了,应该变化也会比较大,所以很想再深度地去探访一下。

南都:离开一个生活了这么久的地方,你会不会也觉得挺不舍的?

杨洲虎:对。这一路上遇到了太多善意,不管是当地人还是中国大使馆,都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没有这样的机会,可能也不会经历这么多的事情。

杨洲虎:挺好的,超出我们的期待。虽说是自费,但是随机安排到的酒店挺整洁的,也还挺便宜的,每人每天的伙食费才50元、住宿费250元,比我们想象中好太多了。因为之前我们在埃塞俄比亚也隔离了3天,那里的条件跟招待所差不多,结果每人每天收了60美元(约为人民币424元)。

我们也算有了一些小进步。我自己在这个语言环境中学了几个月法语,可以和当地人日常交流了,我的家人对于旅游也有了新的看法,之前他们还一直催我说,回去之后要不要工作?后来他们也觉得,如果把旅行当成一个工作和生活方式,也还是挺好的。

杨洲虎:离开之前那段时间,天天盼着赶快买到机票回去,真到飞机起飞的时候,看见小岛就在下面,然后塞舌尔的那些朋友一直给我发信息祝我们顺利,担心我们在埃塞即将面临的隔离,心里面挺复杂的,有点儿热泪盈眶。可能在疫情结束以后,我们会跟更多的家人朋友一起回来,让更多人感受到这个地方的美好。

杨洲虎:我在塞舌尔认识了更多朋友。4月底在国内引起关注后,塞舌尔国家电视台和最大的日报《The Seychelles Nation》都来采访了我,就导致我走在街上,大家都认识,然后很热情地跟我合影,或者说想要跟我有更多合作。比如说岛民中有经营游乐项目的,他们都邀请我免费去玩,希望我拍一些视频或者照片做推广;也有酒店让我免费去住。

“一个现代化的社会,应该既充满活力又拥有良好秩序,呈现出活力和秩序有机统一。”在经济社会领域专家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以共建共治共享拓展社会发展新局面,阐明社会治理改革创新的方法论,为完善新时代社会治理新格局、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指明了实践路径。

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的重要方面,良好的社会治理是社会和谐稳定、人民安居乐业的重要保障。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社会利益关系日趋复杂,价值取向更加多元,利益诉求更加多样,我国社会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规划“十四五”经济社会发展,既要看到我国社会大局总体稳定的基本态势,也要正视各类矛盾风险交织叠加、社会治理面临复杂形势等问题和挑战。正所谓“世异则事异,事异则备变”,要适应社会结构、社会关系、社会行为方式、社会心理等深刻变化,突出问题导向、坚持改革创新,聚焦“共建共治共享”做文章,进一步加强社会治理,有效化解社会矛盾,确保社会既充满活力又和谐有序。

一家人在岛上租住的房子

南都:很有趣,旅行博主现在开始把家乡当成自己的旅游目的地了。

到了6月份,塞舌尔这边就陆续有了货运航班和撤侨航班,半个月之前有一家人终于回到了南非的约翰内斯堡,这两天有4个人终于回到了法兰克福和巴黎。原本我预计我们是最晚的,可能8月份都不一定能回来,因为飞往中国的航班太难买了,没想到还是比较幸运,能在6月最后一天回来。我们是坐着撤侨的货机到了埃塞俄比亚,再从埃塞俄比亚回到了上海。 

杨洲虎:走之前,我给旅游局做直播这件事情印象还挺深刻的。他们在6月初就联系到我,定下了6月25号要做这个直播。但是因为我6月中旬就登记了候补机票,我就告诉他们,如果候补到了,我可能马上就要走,会不会耽误到你?我知道他们为这次直播做了很多准备,心里面也挺过意不去的,但他们都特别理解我,就说回国肯定是最重要的,不要有心理负担。后来反而是他们积极地帮我去找航空公司确认候补机票的情况。

短暂的焦虑期过后,他们逐渐安顿身心、享受当下,在碧海细沙之间悠然钓鱼、采摘、戏水、放空……接受南都记者的采访时,这个并非大富的家庭将旅行作为生活方式的观念、相互尊重不捆绑的亲子关系等,也让众多读者深受启发。不过,当时杨洲虎就表示,他最期待的还是早日买到机票回国,让亲友安心。

“治国有常,而利民为本。”社会治理和发展,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进入新发展阶段,更加需要注重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多下补短板、强弱项的功夫,多做暖人心、得民心的实事。民生无小事,枝叶总关情。要聚焦人民群众的操心事、烦心事、揪心事,多谋民生之利、多解民生之忧,切实保障百姓安居乐业,以实际成效不断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

包括我母亲也会说,很珍惜过去的5个月,觉得可能是她70多年里最值得回忆的一次旅行了。因为以前可能是“旅行”,这次算“旅居”,就不仅仅是走马观花地去走走看看,而是去适应当地人的生活,也和当地人交了朋友。对了,她以前不会英文,现在简单的英文也会说了,也会“比手画脚”地跟当地人表达自己的想法,包括买东西,还是挺好的。我感觉经过这一次,大家都变得更随缘,更佛系,更加地能够融入新的环境。

来塞舌尔之前,杨洲虎已于2018年从公司辞职,用自己的积蓄“穷游”了世界很多国家。原本在2020年,他仍计划出国旅行,现在看来已不现实。杨洲虎告诉南都记者,接下来,他决定带家人深度游川渝,用环球旅行积累的经验,好好游览家乡的风景。

基层是社会治理的深厚基础和重要支撑,治国安邦重在基层。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必须把抓基层打基础作为长远之计和固本之策。要尊重和保障人民群众主体地位,充分发挥群众首创精神,依靠群众化解矛盾,激发群众的智慧和力量探索社会治理新路径、新办法。要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把更多资源、服务、管理向基层一线倾斜,使每个社会细胞都健康活跃,有效调动基层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将和谐稳定创建在基层。

杨洲虎:她非常愿意!所以我给她提了要求,一定要保持身体的健康,这样我才能够带她去嘛。

杨洲虎:大概是在5月中下旬。其实还是因为时间太长了,如果继续呆下去,一方面经济上不允许,另一方面也是担心未来的不确定性。可能整个氛围推着你,就让你心里面很毛躁。5月到6月,我们差不多就是在讨论机票、查机票、订机票中度过的,有时感觉能飞了,下周又证明不行,心情就是大起大落。

历经停航、限飞等等波折,在当地政府及中国大使馆的帮助下,这个愿望终于实现:6月26日下午,杨洲虎一家先从塞舌尔飞抵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在隔离酒店住了三夜,而后坐上了每周一班的回国航班,于6月30日傍晚降落上海。尽管现在他们刚开始14天隔离期,但杨洲虎觉得,“在这边反正就等于回家了,所以心情都比较放松。”

南都:最近这两个月,你有一些新的生活方式吗? 

杨洲虎:因为现在出国也不太现实了,我准备在上海结束隔离以后,带着家人先到成都和重庆休整一下,然后开一个车,和他们一起好好地到川渝地区的市、县、区走走看看。

杨洲虎与3岁的小外甥

南都:感觉这段经历也给了你一个机会,让你做了一些新的尝试?

南都:你们现在在上海的酒店隔离,生活都还好吗?

可能是因为在我之前来塞舌尔的中国游客还比较少,后来到了6月初,塞舌尔国家旅游局也主动联系到我,让我帮他们在中国的旅游平台上做一场直播,他们想在疫情结束以后的2021年吸引更多中国游客。这是我第一次直播,效果还不错,6月25日直播时,有14万的观看,也给中国网友送出了很多礼物,包括往返塞舌尔的机票、船票、门票。

杨洲虎与3岁的小外甥

毕竟在塞舌尔呆了5个月,这14天应该都还好。而且我们现在不用自己做饭了,有人把一日三餐送到门口,味道还不错,营养也均衡。还不用自己洗碗。

南都:母亲会说,以后也愿意跟你以这样的方式旅行吗? 

南都:接下来你有什么计划吗?

最后比较完美的是,我6月25号做完直播,6月26号下午3点接到埃航的电话,告诉我们当天下午5点半有一趟航班,如果说我们能来机场的话,马上就可以飞了。我们真的是急急忙忙、10分钟从酒店check out,然后是旅游局派的司机一路把我们送到机场,一直到我们办完行李托运,把我们送到出境检查的那个地方,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这一切都是意料之外的,也让我觉得惊心动魄。

南都:几个月前,你们一家“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让很多人印象深刻。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比较明确的“想走”的想法?

小智治事,大智治制。实现共建共治共享,完善社会治理制度是基础。社会治理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各方力量共同参与、形成治理合力。要通过改革不断完善社会治理体制机制,畅通渠道、打造舞台,鼓励和支持社会各方面参与,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自我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

对话:没想到能在6月最后一天回来

滞留5个月收获奇遇,变得更“佛系”

南都:回看这5个月,你印象最深的事情或片段是什么?

南都:我记得4月底采访你的时候,你提到自己居住的岛上,90%的旅客离开了,但除了你们走不了,还有一些欧美游客觉得回国反而不安全,主动留下来的。后来他们怎么样?

结束隔离后,下个旅行目的地是家乡

杨洲虎用手机记录下的“度假式滞留”时光

回望在塞舌尔意外逗留的经历,杨洲虎在朋友圈感慨地写下:“半年的华丽冒险如梦一场,炽热的非洲留下太多的回忆。”求学工作以来,他从没有跟自己的家人在一起这么久,家人们则是生平第一次长时间旅行,连70岁的母亲都学会了用简单的英语结合手势与当地人交谈。更没有想到的是,杨洲虎在人口仅9万的塞舌尔成了“流量担当”,甚至在6月底为塞舌尔国家旅游局做了一次直播推介,高达14万人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