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bob体育官网巴西教师疫情下远程教学运用数字技术是难题

巴西教师疫情下远程教学运用数字技术是难题

中新网7月13日电 据南美侨报网11日报道,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联邦大学教育政策与教学研究小组和全国教育工作者联合会,共同开展了一项“疫情期间教学工作”的调查,对新冠疫情期间公立学校教师的工作情况进行了分析。

据报道,调查结果显示,有89%的教师在疫情之前毫无远程教学经验,42%称一直没有机会接受相关培训,全靠自己摸索学习。而对21%的受访者来说,使用数字技术教学是一项非常困难的任务。

5月29日,《纽约时报》刊文《将疫情归罪于中国,特朗普称美国将退出世卫组织》称,没有证据表明世卫组织或中国政府隐瞒中国疫情,公共卫生专家普遍认为特朗普的做法不过是转移对本国政府应对疫情不当的注意力。

4月8日,路透社报道,世卫组织欧洲区域主任汉斯·克吕热在吹风会上说:“我们仍处于疫情的严重阶段,因此现在不是削减经费的时候。”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说,“在疫情早期,充分了解一切可能的事情、与中国合作以认识疫情是绝对关键的。这是我们对任何受到严重影响的国家都会做的事情。”

德新社报道,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表声明为世卫组织辩护。“世界卫生组织必须得到支持,支持世卫组织的工作对于全球战胜新冠肺炎疫情至关重要。”古特雷斯表示,“现在国际社会应该团结一致应对疫情,降低病毒的危害。”

5月19日,美联社发表题为《特朗普对世界卫生组织的威胁正在损害全球健康》的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世界卫生组织的攻击正在损害该组织保护全球健康的能力,世卫组织的许多成员国仍然团结在这个联合国卫生机构周围。

法新社播发报道《当世界确诊病例突破600万之际,特朗普宣布退出世卫组织引发激烈反应》称,德国卫生部长、英国《柳叶刀》杂志主编、美国乔治城大学全球卫生法教授等多位代表人士反对特朗普宣布退出世卫组织的决定。

在调查过程中,有82%的教师称目前在家中进行远程教学;82%称现在的工作时间有所增加;84%指出疫情期间学生的课堂参与度有不同程度的下降。此外,有80%受访者认为学生无法参与远程课堂的原因是无法使用网络和计算机;74%认为是学生家庭无法对此给予支持;53%认为学生缺乏学习动力;38%认为学生不会使用数字技术设备。

目前,扬州市各地各部门按照新修订的《防汛应急预案》防御超标准洪水的要求,制定了超标准洪水时长江洲滩运用预案。落实专业抢险队伍,全市各地共落实防汛抢险人员4万多人,并加强与扬州军分区、武警部队和消防救援支队等应急队伍联系,及时通报水情、雨情,确保抢险队伍24小时待命。针对重要险工险段、穿堤建筑物、易坍地段,均就近储备抢险土料、“三袋”、防汛块石等防汛物料,同时装备了大型推、挖、运输机械及无人机、水上机器人等新式“武器”。一旦遭遇突发险情,抢险救灾人员队伍、物资装备随时拉得出、打得响、能打赢。(完)

——7月7日,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迪雅里克说,美国政府已于6日正式通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美国将于明年7月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4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说,美国可能永远不会恢复向世卫组织缴纳会费,甚至不排除组建一个“替代机构”。

美国《国会山报》发表题为《国会必须阻止特朗普退出世界卫生组织》的文章呼吁国会、法院和公众制止不利于美国国家利益的鲁莽决定。报道称,退出世卫组织是美国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总统决定之一。文章指出,与世卫组织的合作对美国和世界都是有利的,退出世卫组织的决定会破坏这一切。

(本报北京7月9日电 本报见习记者 杨逸夫)

世卫组织新冠病毒问题特使戴维·纳巴罗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针锋相对》节目采访时说:“我们当前面临着大规模的全球紧急情况,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全神贯注予以应对。对我们来说,在大家全力以赴,团结一致,采取必要行动来对付这种病毒之际,分散我们的精力,要求我们进行调查,这显然是不合适的。”

4月29日,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发表文章《面对疫情,特朗普选择对抗而不是合作,世卫组织成为战场》指出,在全世界努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之际, 美国却试图削弱世卫组织的作用,停止向其提供资金。批评人士认为,美国的这些举动旨在转移人们对美抗疫缺失的注意力,因而不太可能获得广泛支持。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与发展学院兼职教授、德国政治学家伊洛娜·基克布施表示这是“破坏性的外交”,曾在世卫组织工作过的基克布施说,美国对世卫组织的攻击吓退了它的谈判伙伴,他们认为华盛顿做事不是真心实意。基克布施指出:“美国已经放弃了领导地位,人们不再信任美国。”

7月8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由超过25家非营利组织、学术机构和企业组成的全球卫生技术联盟敦促美国议员向特朗普施压,要求他撤销退出世卫的决定。

发言人说,我们奉劝蓬佩奥等美国政客,摒弃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停止诬蔑抹黑中国,停止将5G问题政治化,停止破坏国际社会团结合作,拿出一个大国应有的胸怀和担当,多做有益于中美两国和世界人民的事。

——5月29日,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说,由于世卫组织“拒绝执行美方所要求的改革”,美国将终止与世卫组织的关系,并将本该向该组织缴纳的会费调配至别处。

——5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致信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声称如果世界卫生组织不致力于在未来30天内作出“实质性改进”,美方将终止向其缴纳会费并重新考虑是否继续留在世界卫生组织。

——4月14日,特朗普宣布,美国暂停向世卫组织缴纳会费,要求对世卫组织在疫情中的行为问责。

她分析道,“我们所有人都对这次疫情表示惊讶,但数据显示出了巴西基础教育的危机状态。为了满足学生们的受教育权利,公共教育网络至少应该做到向老师们提供远程教学培训。”

报道称,UFMG公共政策教授、研究协调员奥利维拉说道,“这是一种令人担忧的情况,表明政府在疫情危机时期提供解决方案的难度很大。这不是老师们的错。”

根据调查数据,教师们在应对新形势方面存在困难,但在疫情危机期间仍在通过个人努力向学生们传递知识。该国南马托格罗索州大坎普市公立学校教师阿劳霍表示,“我们是数字技术白痴,你会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需要使用什么(数字)工具。”

——4月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暂停向世卫组织缴纳会费,并对世卫组织工作提出抱怨。

4月16日,美国《纽约时报》在报道中指出,世卫组织在此次疫情中的应对比许多国家政府更有远见、更迅速,该组织不应为欧洲和美国的疫情灾难负责。报道说,世卫组织敦促各国开展广泛的病毒检测,但美国疾控中心在检测方面的表现拙劣。此外,世卫组织指出居家限制及其他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在中国被证明是有效的,但白宫却迟迟没有支持这些措施,而正是因为没有听从世卫组织的建议才导致特朗普政府在应对疫情中出现重大缺陷。

法新社报道,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副主席罗伯特·梅嫩德斯称,退出世卫组织无法保护美国公民的生命利益,并使美国被孤立。

调查显示,很多教师称远程教学和面对面授课程相差甚远。圣保罗市公立学校教师巴特利负责10岁至12岁的小学生,她说道,“没有眼神交流,没有黑板,很难为学生们提供答案。”

卡琳娜称,尽管她使用了数字技术进行互动交流和教学工作,但还需要时间适应。她表示,“如果没有培训指导,这是非常困难的。我们家中的设备不足以让我们成为一个视频制作者,我必须学习一切。我们了解电子邮件,会使用社交网络,但如果以教学为目的使用这些工具,那么一切会有所不同。”

据介绍,本次调查工作在6月8日至6月30日期间进行,共对巴西各地幼儿教育、基础教育和青年成年教育等公立学校的15654名教师进行了采访。

在疫情期间,教师们的精神状态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据调查,有6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感到害怕和不安全,因为不知道怎样恢复正常状态;还有50%对未来形势表示担忧。

《今日美国报》报道,全球发展中心智库执行副总裁格拉斯曼表示,“往好了说,这一决定违反直觉。往坏了说,这威胁到人们的生命”。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德国高级外交官布廷在参加大西洋理事会关于新冠肺炎的圆桌会议时表示,德国支持世卫组织。他同时指出:“在疫情的全面冲击之下,妨碍世卫组织的工作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相信国际社会对美国一小撮政客的政治把戏有清醒认识,不会允许煽动对抗、制造分裂的历史错误重演。”发言人表示。(完)

7月7日,《纽约时报》报道,乔治敦大学奥尼尔国家和全球卫生法研究所主任劳伦斯·戈斯汀认为,该决定对国家利益而言是“灾难性的”,会使美国在全球卫生危机中更不安全。哈佛大学全球卫生研究所主任贾哈表示,“这是一个极其糟糕的决定”。

文章援引爱丁堡大学全球卫生学教授德维·斯里达尔的话说,特朗普的信很可能是为其政治目的而写的,意图转移人们对这种病毒对美国造成毁灭性影响的指责。南安普敦大学高级研究员迈克尔·黑德指出,特朗普要求的大部分东西超出了世卫组织的预期范围。他说,世卫组织提供专家指导,“而非强制执行的法律”。

4月17日,法国《世界报》刊登文章指出,美国领导人“并没有资格做出惩罚世卫组织的决定”,在全球疫情防控的重要关头,中断对重要国际卫生机构的资金供应,“这是一个政治领导人能做出的最糟糕决定”。文章说,特朗普政府为了让人们忘记其应对失误,试图将美国现在的悲剧归罪到中国和世卫组织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