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2020欧洲杯官方用球伟时电子IPO实质控制人日本国籍主要日本客户连续5年亏损业绩持续下降市场环境担忧

伟时电子IPO实质控制人日本国籍主要日本客户连续5年亏损业绩持续下降市场环境担忧

近日,伟时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在证监会网站披露,公司拟在上交所发行不超过5320.84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25.00%,保荐机构为民生证券。本次发行募集资金将用于“生产线自动化技改项目”、“背光源扩建及装饰板新建项目”等。

据和讯网了解,公司主要从事背光显示模组、液晶显示模组等产品研发、生产、销售,公司 产品主要应用于中高端汽车、手机、平板电脑、数码相机、小型游戏机、工控显 示等领域。

由于客户集中,该公司应收账款同样集中且规模大。报告期各期末,其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2.86亿元、2.62亿元、2.75亿元、2.28亿元,应收账款的规模较大,占资产总额的比重分别为34.99%、33.46%、37.48%、34.02%。

然而,截至2018财年,日本显示器集团已连续亏损5年,在此背景下,伟时电子对日本显示器集团的应收款能否收回则需要打个问号。

根据《全国主要江河洪水编号规定》,此次来水达到洪水编号标准,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文局据此发布“长江2020年第2号洪水”在上游形成。预计17日20时三峡水库最大入库流量将达55000立方米每秒左右。

毛利率连续下降,成长空间遭挤压,产品价格下降,支撑业务的主要客户连续5年亏损等。对于上述问题,和讯网将保持持续关注。

招股书披露,背光显示模组2017年销量2849.05万件,2016年和2018年销量分别为3580.11万件和3692.43万件。对此,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要求伟时电子补充披露背光显示模组2017年销量明显下降的原因及合理性。另外,在报告期内背光显示模组的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26.54元、39.85元和32.94元,证监会要求伟时电子结合产品构成、尺寸、市场价格等,补充披露背光显示模组销售单价波动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

受前述因素影响,2017年、2018年伟时电子背光显示模组收入增幅分别为19.14%、8.46%,总体营业收入同比增长分别为18.48%、5.62%,增幅明显放缓,2019年1-6月,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也比上年同期减少29.47%。

而在报告期内背光显示模组的毛利率却呈现逐年走低态势。

由于发起人日本国籍,业务主要来自日本,但支撑业务的主要客户连续5年亏损

其他自然人股东,山口胜先生,也为日本国籍,护照号码为 TZ125****。

为备战新一轮长江洪水,三峡水库近期加大了下泄流量。17日10时,其出库流量为32200立方米每秒,库水位涨至157.11米,超145米的汛限水位12.11米。受此影响,长江干流中游沙市、螺山、汉口站水位复涨。其中,汉口站水位已从16日14时28.26米涨至17日10时28.34米。(完)

资料显示,伟时电子第二大客户即日本显示器集团由于连续几年巨额亏损,导致财务状况大幅恶化。截至2019年6月30日,该公司对日本显示器集团的应收账款金额为6308.72万元。

报告期内,伟时电子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0.09亿元、12.53亿元、12.74亿元和4.86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81.05%、84.94%、81.77%、86.15%,可以看出伟时电子对大客户的依赖程度较高。

随着消费电子等领域市场从无到有、从高速增长到市场饱和,中低端中小尺寸背光显示模组也经历了快速发展、竞争加剧、市场情况恶化的三个阶段,行业利润亦随竞争激烈程度而波动。

对此伟时电子在招股书中解释到,公司主要向夏普、JDI等车载液晶显示器件生产商供应产品,车载液晶显示器件生产集中度较高,因此客户集中度亦相对较高。同时,由于车载领域下游客户对供应商综合要求较为严格,一经确定为供应商,一般会维持较长时间的稳定合作关系,被更换可能性较小。

同时,由于公司产品主要用于外销,报告期内,伟时电子外销收入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8.75%、98.83%、98.33%,因此极易受到贸易环境变化等外部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

据世界汽车组织(OICA)发布的数据,2018年全球汽车销量为9479万辆,同比下滑2.08%,这也是自2009年以来首次下滑。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572.1万辆和2576.9万辆,同比分别下降7.5%和8.2%。可以看出,受制于目前经济状况,汽车行业整体并不景气,该公司业绩自然会受到影响。

据了解,伟时电子除了销售核心产品背光显示模组之外,还研发、生产、销售液晶显示模组、触摸屏、橡胶件、五金件等产品。根据伟时电子主营业务收入产品销售情况显示,背光显示模组在2016-2018年主营业务收入分别约为9.39亿元、11.19亿元、12.13亿元,占营收的比例均超75%,分别为75.81%、76.23%、78.44%。

毛利率连续下降,成长空间遭挤压

除了核心产品背光显示模组毛利率下滑之外,伟时电子推出的液晶显示模组、触摸屏两款产品2018年毛利率也均较2017年出现下滑,橡胶件、五金件产品毛利率较2017年出现上涨,但上涨幅度均低于1%。

通过主要产品的毛利率变动情况表显示,在报告期内背光显示模组的毛利率分别为25.08%、25.01%、20.31%。不难看出,背光显示模组的毛利率在逐年走低,并且2018年毛利率较2016年和2017年下降近5个百分点。对此,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要求伟时电子结合产品具体构成、售价和成本等,说明背光显示模组2018年毛利率明显下降的原因。

此外,报告期内,伟时电子背光源产品主要应用在车载领域,因此汽车行业的销售状况将直接影响公司业绩。招股书中提到,未来若宏观经济下行,或颁布实施不利于汽车行业发展的政策,将导致汽车产销量增速下降,公司可能面临业绩增长趋缓甚至下降的风险。

事实上,这一幕正在上演。

除此之外,背光显示模组在报告期内的销量和单价也均存在波动。

但在这样的背景下,公司仍将超80%的总募集资金用于背光源扩建及装饰板新建项目,以扩大背光显示模组产能。据了解,该公司2018年背光显示模组产品产能为4200万件,产量为3715.49万件,销量为3681.75万件。本次募投项目建成后,公司将新增背光源产能2400万片/年,约占公司现有产能的57.14%。如何消化大量的新增产能,或许是该公司需要提前思考的问题。

受强降雨影响,长江上游干流及三峡区间来水近期明显增加,三峡水库入库流量则快速上涨。17日10时,三峡入库流量已由16日14时的42000立方米每秒涨至50000立方米每秒。

受益于产品、技术、服务和客户等方面的壁垒,专业显示领域背光显示模组如车载显示器总体竞争相对缓和,经营情况相对较好。但仍不可避免的面临日趋激烈的竞争。据了解,以隆利科技(300752,股吧)(300752.SZ)、亚世光电(002952,股吧)(002952.SZ)等为代表的行业内企业已实现境内外上市,尽管目前其还不是伟时电子的主要竞争对手,但前述公司正借助资本市场力量快速发展,未来可能在车载领域与伟时电子展开竞争。

在招股书中,伟时电子表示,对日本显示器集团的应收账款均按照信用期回款。但如果日本显示器集团的资金支援得不到落实,其生产经营进一步受到影响,则不仅会对公司应收账款的及时回收产生不利影响,还可能会导致公司业绩大幅度波动。

然而,如因公司所供应产品对应车型出现减产或停产、未能取得主要客户的新车型订单,或者客户的生产经营和市场销售发生其他重大不利变化或财务状况恶化,将会对其产品销售及应收账款的及时回收产生不利影响。

招股说明书显示,渡边庸一直接持有公司发行前 78.0431%的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 制人。 渡边庸一先生,日本国籍,护照号码为TR138****,住所为日本山梨县都留市****

与此同时,伟时电子产品还面临着新技术冲击。随着OLED技术逐渐成熟,其产品在消费电子/车载显示器领域逐步推广应用,背光源生产厂家受到很大的冲击。目前,三星/LGD的OLED产品已经成功切入车载领域,而国内维信诺(002387,股吧)(002387.SZ)、京东方(000725.SZ)、和辉光电、天马等面板生产厂商也与汽车厂商接洽开展合作,开拓车载显示市场。

据了解,日本显示器集团是伟时电子的第二大客户,前者主要采购背光显示模组用于车载、数码相机、手机、手表等。2017年9月,双方开展业务合作。报告期内,伟时电子对第日本显示器集团的销售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9.38%、15.35%、24.03%、28.65%,占比逐年上升。